赵本山自曝人事关系还在铁岭艺术团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32
  • 人已阅读

我的傻弟弟 我有一个弟弟。他本年七岁,念一年级。他长得跟竹竿同样瘦,以是妈妈老是叫他“瘦皮猴”,而不叫他的名字。糖果是弟弟的最爱,吃棒棒糖时,他一定是第一个吃完,而我和mm通常只吃一半,把另一半放在冰箱里,盘算第二天再吃。当咱们不注意时,弟弟就打开冰箱,偷咱们的糖果来吃。妈妈说他也许是糖果吃得太多了,肚子生虫,才长不胖。 弟弟最讨厌用饭,他爱一边用饭一边谈话。咱们从六点三十分开始吃晚餐,他废话说得太多了,嘴巴很忙,用饭就慢了。等到咱们都吃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,他就把汤勺、碗碟都搬到客堂去,可是他却只顾着看电视而忘了吃,等到广告光阴才吃一口。到了最后,饭菜都凉了,妈妈一气之下,把食品倒掉,不让他吃,以是他才会那末瘦。 念书做作业的光阴到了,弟弟就说很累,要睡觉,不愿做妈妈要他做的作业。睡觉前,他一定不会遗忘叫妈妈泡一杯热饮给他喝。我和mm都不敢不听爸爸妈妈的话,惟独弟弟敢不听,爸爸妈妈也没他的方法。 咱们都认为弟弟傻,可是咱们也认为他很可恶。